•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崩坏3RB】第二章蚀樱下

    发布时间:2020-05-31 00:01:21   


      深夜,舰长裹紧了睡袍。圣痕空间内的季节莫约是四月前后,樱花绽放的日
    子,虽是初春,但深夜也颇为寒冷。
      与芽衣纵情欢愉了前半夜,最后不堪鞭伐的少女筋疲力尽的昏睡过去。抱着
    芽衣一起入眠的男人却实在是睡不惯榻榻米,后半夜一个人醒了过来。
      怀中兀自酣睡的芽衣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感觉到抱着自己的温暖男子起身离
    开被窝,赤裸的娇躯蜷了蜷,却没能抓住舰长。
      发泄完最近工作不快的男人心态平和了许多,替芽衣将被子盖紧,披着睡袍,
    轻轻走出了房间。
      空旷的东瀛庭院中,身着樱色巫女服的少女抬头正望向弦月,听到脚步声,
    八重樱斜过头看了过来,脸上露出难以形容的微妙的神色:「不睡吗?」
      「你不也没睡吗?」
      舰长眯了眯眼,暗自观察着这次的目标。玲珑有致的绝妙身段纵使身着宽大
    的巫女服也遮掩不住,一头樱色的及腰长发随意散在脑后,袍泽下摆露出半截小
    腿,一双美足就这般赤裸着,不愧是侍奉神明之人,圣洁感浑然天成。
      「阁下和那位女孩的声音太吵,在下睡不着。」八重樱抿了抿嘴,一丝红晕
    悄悄浮上面庞。木制的房间隔音效果不甚可观,被芽衣和舰
      长欢愉吵到难以入眠的巫女干脆披上衣服前往庭院清静清静。
      最近的生活中,莫名的违和感越来越明显,巫女本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看
    到舰长后,八重樱斟酌片刻,开口问道:「阁下和那个孩子,并不是夫妻吧?」
      「被你发现了?」舰长本就不打算隐瞒,和侵蚀律者的交易他从一开始就不
    打算遵守,想必那个男人也另有打算。在遇到八重樱后,舰长就盘算着,与其帮
    律者攻破巫女的心防,倒不如将这份力量握在自己手中。
      之前与男子的交谈中,舰长敏锐的感知到,他无法干涉卡莲,否则就不会说
    出舰长替他怎么怎么样的话了,卡莲交予自己的十字架被小心翼翼的珍藏着,这
    是自己手上唯一一张底牌,既然五百年前卡莲能封印他,那么在连八重樱的圣痕
    空间都未完全掌握的现在,律者的实力必然远远未曾恢复,倘若能趁机将八重樱
    纳入手中,纵使只有短短片刻,恢复正常的德莉莎配合犹大的誓约这件神之键,
    再度封印律者的可能性极大。
      「毕竟,神之键的力量,我可是在最近的距离感受过啊……」舰长自嘲着想
    道,随后正了正脸色:
      「八重樱,我是为了德莉莎而来的。」
      「果然!」在侵蚀律者的能力下,无限次重复至亲的妹妹死亡轮回的八重樱
    意志本来近乎崩溃,但德莉莎的出现,这位带有卡莲基因的复制人给与了巫女无
    上的救赎。
      几乎没有思考,在相遇时,八重樱便将自己的力量完全托付给了德莉莎,但
    侵蚀律者又怎肯放过几乎到手的猎物,他甚至将德莉莎的意识也拉进了圣痕空间,
    在一番争斗下,成功将德莉莎从八重樱的生命中抽离。
      失去最后曙光的巫女意志濒临崩溃,再次回到无限次重复妹妹死亡的八重樱
    选择性的遗忘了以前的经历,机械式重复着日常,不曾想却被闯进来的舰长打破
    了惯性。
      随着舰长直言不讳的宣言,巫女痛苦得捂住额头,重复了无数次轮回的记忆
    一幕幕浮上脑海,本就几近崩溃的内心如受重击,浑身的力气被一瞬间抽离,八
    重樱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表情逐渐扭曲,原本纯洁端庄的气质不复存在,此刻的
    巫女,宛若择人而噬的野兽。
      「我还在纳闷,为什么卡莲会连同你一起封印,这么看来,你距离堕落恐怕
    只有一步之遥啊。」舰长歪着头,静静的看着巫女的变化,这都在律者告诉他的
    情报中,舰长并不意外。听到卡莲的名字,八重樱稍微冷静了下来,巫女缓缓从
    地上爬起,脸上还带着泪珠,她默默看着舰长,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
      「想起来了吗?想起来了的话,还请你放过德莉莎,早点让她的意识回归,
    我这里没有她的话,很多事太麻烦了。」
      「阁下是?」八重樱木然提问道。
      「我是德莉莎的部下,她是天命组织极东支部的负责人,负责整个极东的对
    崩坏战线,现在被你囚禁在这里,整个极东乱作一团,烦请你不要干扰我们的工
    作。」舰长义正言辞的说到,随后悄悄观察八重樱的表情:「天命组织你知道吗?
    就是封印你的卡莲效忠的组织。」
      「卡莲……。」听到卡莲的名字,八重樱暗淡无光的双眸才有了一丝颜色「
    德莉莎,身上有卡莲的气息……卡莲她,她怎样了?」
      「死了,在封印你后不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明明那么年轻,还有更广阔
    的人生的。德莉莎……算是卡莲的后裔吧?你再不放她离开,恐怕也要死了。」
      舰长想了想,暗暗引导着巫女的思考。
      「在下做不到,德莉莎的意识并不在在下的手上……卡莲死了?被我害死的?」
      大脑有些麻木,半晌之后,八重樱才反应过来,她瞪大眼睛死死盯住舰长,
    宛若溺水的幼猫。
      「我不清楚,想来她花了这么大力气封印你,一定有她的理由,我不做评价,
    但她至死都贯彻了守护他人的信念,这点没有人能够质疑。所以,还请你不要妨
    碍她的后裔,你这是在践踏她的意志。」看到八重樱反应如此激烈,舰长又下了
    一剂猛药。
      「我在妨碍卡莲?我不仅害死了卡莲,还践踏了卡莲的意志?」八重樱眼前
    一黑,心中仿佛有一根弦被绷断,随着舰长的话,巫女五百年来被侵蚀律者折磨
    的千疮百孔的意志终于崩溃。无法思考,无法回应,八重樱木然看着舰长,张开
    嘴,却连哭都哭不出来。
      舰长暗喜,果然如同律者所说,八重樱的意志距离崩溃只有一步之遥,她对
    盒中恶魔早已有所防备,却从未料想过舰长成了恶魔的同谋。眼神渐渐失去高光,
    巫女微微抬起头注视着舰长,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大脑却一片空白。
      「八重樱?八重樱?樱?」舰长观察者巫女的神色,拍了拍八重樱的脸,直
    到确认巫女的思考近乎完全停滞,男人微微露出得逞的轻笑。
      拍打着巫女秀美面庞的手一转下移,搭在了八重樱略显纤瘦的肩膀上,轻轻
    用力,宽大的巫女服便被舰长扒开,半抹酥胸同白玉一般美妙的肌肤顿时裸露在
    外,性感美妙的锁骨在素色的巫女服映衬下格外耀眼,舰长忍不住俯下身,凑到
    巫女圣洁的身体上,伸出舌头,灵活的舔舐着。
      「阁下在……做什么?」身体被男人侵犯,八重樱怔怔的问道,没有阻止的
    意识。失去至亲的妹妹,害死挚爱的卡莲,甚至连累爱人后裔德莉莎灵魂被禁锢,
    接连的打击令巫女意志完全崩溃,身边雄浑的男性气味虽令巫女稍稍恢复了一点
    思考的能力,却已是无济于事。
      「德莉莎我无论如何都要带回去,你若不肯配合的话,那别怪我自己动手了。」
    义正言辞的说着冠冕堂皇的借口,舰长的手上却是没有丝毫停滞,一只手轻巧的
    揉捏着巫女纤瘦的肩脊锁骨,另一只手熟练的解开巫女服的束带,在八重樱尚未
    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将巫女单薄的衣服脱下。
      「配合………在下会配合你的,阁下要在下怎么做?」八重樱已经没有了反
    对的意志,巫女优美的肩颈上被印上了殷红的吻痕。生前与卡莲相恋,但本职皆
    为侍奉神明的两女并未有过太过越界的热切接触,八重樱在舰长的激吻下不知所
    措的扭动着身子,意识虽然崩溃,但身体的本能却毫不遮掩,被男性抱在怀里片
    刻,巫女白洁的身子便染上了一层绯红。
      「把你的力量给我,让我来使用!」巫女并未阻止男人的行为给了舰长莫大
    的鼓舞,褪去巫女袍后的手灵活一转,捏上了八重樱坚挺的奶子。随着大手用力
    的揉捏,巫女的鼻息渐渐粗重。粉嫩奶头顽强的从指缝间露出,充满弹性的乳峰
    反馈的绝妙触感令舰长无比受用,低下头,男人将另一只奶子吸入口中。灵巧的
    舌头熟练的挑逗着圣洁的处女峰。
      「唔………啊……呀~ 」
      敏感的双峰都被舰长玩弄着,八重樱涨红了脸。身体上传来的绝妙快感激发
    了巫女雌性的本能。理智被律者所侵蚀,意识体的敏感程度又远远大于肉体,双
    重作用下,巫女很快便被快感所吞噬,没有思考的空间,八重樱只知道下意识的
    将胸部向舰长身上凑去,寻求着从未体验过的快感。
      身下巫女已然动情,舰长了然于胸,他抓住八重樱欲拒还迎的双腕举过头顶,
    腰一用力,坚挺的肉棒毫不客气的插进巫女紧紧夹在一起的修长美腿间,缓缓摩
    擦着八重樱天生无毛的粉嫩阴部。
      八重樱哪里经受过这般挑逗,身为巫女的她严格遵守着戒律,洁身自好,休
    说是男人或者是卡莲,就是自己都没有爱抚过。如今被舰长强硬的摩擦着,巫女
    只觉得意识茫然,身体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下意识的夹紧大腿,炽热的肉棒仿
    佛将她的魂都勾走了一般,随着舰长越来越快的抽插,密闭的阴唇渐渐张开,爱
    液汩汩流出,打湿了男人的阴茎,直至舰长努力挑逗着三点,八重樱迎来了自出
    生至今五百余年的第一次高潮。
      「啊啊啊啊啊~ 」
      高潮后的巫女面色含春,无力的爬伏在舰长身下,眼睛紧紧盯着舰长兀自坚
    挺的肉棒,失去高光的眸子渐渐恢复了一丝神采,无意识的舔着发干的嘴唇。狐
    狸生性喜淫,巫女的修行压抑了被附体后的本性五百余年,一旦解开束缚,便再
    也无法阻挡。高潮后的巫女浑身散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魅力,圣洁端庄与妖艳妩
    媚结合在一起,即能引起男人玷污纯洁的欲望,亦能引起男人沉沦美色的惰性。
    纵使是阅女无数,且前半夜才和芽衣发泄过多次的舰长,也几乎无法忍受。
      略微从八重樱夹紧的大腿间拔出一点,舰长调整好角度,龟头缓缓抵住八重
    樱从未有人到访的处子蜜穴。巫女本能的知道自己的纯洁将要被夺取,她张开双
    腿,无师自通的缠上了舰长的腰,目光迷离的看着身上的男人,隐隐的产生了一
    丝情愫:
      「来吧,请将在下………请将樱的身体,樱的力量,据为己有……」
      巫女盛邀之下,舰长又哪里会放弃。随着一声低吼,舰长奋力挺着腰,一口
    气突破了处女膜,顶在了八重樱圣洁的花心上。处子鲜血混合着爱液缓缓流下,
    将素色的巫女袍打上了殷红的颜色。
      身体仿佛被撕开一般的痛感刺激着巫女的神经,保持了五百余年的处子之身
    被舰长破去,八重樱的内心产生了病态般的快感。高潮后不久的阴道死死缠住男
    人的阴茎,仿佛要记住它的形状一般。
      巫女的处女蜜径超出想象的紧致,紧紧的缠绕令舰长舒爽难禁,随着爱液的
    润滑,男人慢慢加重了抽插的力度。「啪啪啪」,水声混合着性器撞击的声音在
    庭院中回响着,每一次的抽送都直击八重樱的花心,被下身的快感直击心灵,空
    白的意识被这般从未体验过的愉悦所占据,崩溃的意志似乎找到了寄托,巫女奋
    力迎合着舰长,脑海里除了快感,什么都不复存在。
      「啊啊啊啊!樱,樱,樱又要去了,又要丢了!」
      压抑了五百年的淫欲被开发出来,巫女只想把自己揉碎了送给舰长,接连不
    断的高潮仿佛永无止境,肉棒每一次进出好似带走八重樱的魂魄一般,敏感的身
    体似乎被舰长随意抚摸哪里都会带来极致的愉悦,曾经咏唱祷文的优美喉舌如今
    只能发出春情满满的呻吟,巫女的绝美娇躯,已经完全臣服于舰长,任由男人索
    取。
      「真是名器啊,樱……」舰长喘着粗气,巫女美妙的娇躯令他受用不已,随
    着八重樱接连不断的高潮,箍紧到极致的蜜穴令男人再也无法忍耐,奋力耸着腰,
    插了几十下后,舰长顶住巫女的花心,牙一松,精关大开,浓浓的白浊喷涌而出,
    灌满了八重樱的子宫。被灼热的精液一烫,八重樱只觉得浑身酥软无力,暖洋洋
    的感觉仿佛置身云端,子宫口大开,迎接着舰长的播种。
      「呼~ 」舰长长出一口气,身下巫女经过自己阳精的浇灌,散发出难以置信
    的绝色魅力。他张开口,正想亲吻八重樱的嘴唇温存,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的
    意识被抛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性爱过后的快感令男人脑子慢了半拍,良久,舰长才反应过来
      「盒中恶魔!」
      「不错,正是在下。」三十岁上下的男子笑眯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挥了
    挥手,男子的外表散去,一个莫约十六岁上下,长着狐耳狐尾的少女形象出现在
    自己面前「你有什么打算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呵呵,八重樱的心防被你攻破,你
    自己又何尝不是因为快感露出了破绽,现在,你的身体,八重樱的心,都是我的
    东西了!」
      高潮过后的八重樱慵懒的躺在舰长怀里,身旁的男子突然一僵,巫女敏感的
    感觉到男伴的不对,她抬起头,正对上舰长红色的深邃眸子:「呵呵呵,樱,从
    今往后,你就是我的东西了,永远,永远的服从于我~ 」
      八重樱脑中轰的一声,舰长的身影被侵蚀律者用能力死死印在心底,露出破
    绽的巫女,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自己成为了眼前男人所有物这件事,被八重樱
    深深刻进了灵魂中。
      现实世界内,琪亚娜正百无聊赖的玩着芽衣的头发,突然她心里一悸,猛然
    转头,舰长昏迷了许久的身体突然睁开眼,头上长出长长的狐耳,腥红的眸子环
    顾着房间,嘴角勾起一丝狰狞的笑。
      「现实的世界,我终于回来了!」
      活动了下手脚,律者啧了啧嘴,自言自语道:
      「怎么回事,这副身体上明明有同类的标记,怎么对崩坏能的适应性这么差?
    谁看走眼选了这么个差劲的眷属?看来还得费一番力。」言毕,暗自运用崩坏能,
    改造着舰长的躯体。
      琪亚娜眼前一黑,心底的深处,一股莫名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似乎有从未
    听过的愤怒咆哮声在耳边响起,湛蓝色的眸子在一瞬间化为浓郁的纯金,一旁低
    头摆弄电子终端的布洛尼亚抬起头,从琪亚娜的身上,隐隐散发出源自亘古的上
    位者威严。
      律者猛然转头,死死盯住琪亚娜,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她歪着头,嘴里
    低低喃喃说着什么,随后正了正颜色正要开口,此时,异变陡生。
      德莉莎床头立着的犹大无人驱动下突然展开,无数纯金色的锁链一瞬之间死
    死绑住舰长的身体,任凭律者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隐隐之中,有莫名的流光,
    随着犹大的锁链,一丝丝传入舰长的身体内。
      「人类,你算计我!」律者脸色大变,狐耳缓缓褪去,舰长的身体又恢复了
    原本的模样,她张开口正要说些什么,意识却是一沉,被强行拉回了圣痕空间。
      随着律者的离去,琪亚娜体内那股莫名的怒火也极快的散去,仿佛从未发生
    过一般。琪亚娜愣了愣,她并不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但舰长的异变她却是
    看在眼里。琪亚娜焦急的看向布洛尼亚:
      「怎怎怎…。怎么了?」
      布洛尼亚倒是神色镇定,她十指飞快的划动着数据终端,浩瀚的电子流飞速
    闪过,常人根本来不及反应的信息量少女处理起来却是得心应手。舰长对她们入
    侵天命数据库的推测并不准确,事实上布洛尼亚只是破解了德莉莎的S 级权限账
    号,利用她的权限进行数据的采集。虽然被奥托限制了部分资料的访问,但以德
    莉莎的身份,大部分的档案信息查询起来还是手到擒来的,
      不多时,布洛尼亚便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舰长的身体……被严重侵蚀,每次进行意识潜入的操作前,都需通过性交
    在发泄体内过量的崩坏能,否则一旦失去人类意识的压制,这副身体随时都有可
    能转化为崩坏兽?」
      琪亚娜喃喃的读着布洛尼亚指给她看的文档,少女似乎是无法理解眼前的文
    字,良久才瞪大了眼睛:
      「什么?!」
      圣痕空间内。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律者措不及防,自己趁着舰长和八重樱两人欢好之时一举
    攻破两者的防线,利用能力将男人的意识丢入回忆空间,自己则趁机占据了他的
    身体。但好景不长,就在自己才出来透气没多久,一股熟悉的压力强行将自己拉
    回了舰长的回忆空间中。定睛一看,律者狠狠咬紧了牙关:「卡莲!」
      眼前的男子歪着头,一脸轻笑,揽着怀中女子的腰。封印了自己五百年的修
    女的脸律者永远都不会忘记,阻止自己的不是卡莲又是何人。修女一抬手,无数
    金色锁链的虚影便凭空出现,将尚未反应过来的律者死死缠住,任凭律者如何用
    力,都无法挣脱。德莉莎床头的犹大似乎是感应到了原主的存在,在外捆住舰长
    后,神之键的能力便随着舰长的身体渡了进来,神之键能力展开,哪里是被封印
    了不知多久的虚弱律者所能抵挡的。
      「似乎……卡莲的身影,变得充实了不少?」被律者算计,舰长并未慌乱。
      他虽然未曾猜到律者的目标是自己的身体,但也绝不会认为她会傻傻的任凭
    自己攻破八重樱,故而早有防备的男人将唯一不受她控制的卡莲十字架随身带在
    身旁。在十字架入手之时,舰长便进行了一番研究,卡莲交付给自己的东西,某
    种意义上是封印盒中恶魔的犹大的誓约的力量残留,而留在这里的卡莲身影则是
    当初与律者交战的修女被其能力所吞噬的一部分灵魂,虽然失去了绝大部分意识,
    但生前与盒中恶魔交战的本能却未曾磨灭。舰长趁着律者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
    体上的时候,突然发难,配合犹大,果然一举制服了律者。
      眼看着犹大的锁链越来越多,直至彻底捆死了律者,舰长不由得松了口气,
    搭在卡莲腰上的手缓缓下移,盖上了修女饱满的翘臀。虚幻的身影渐渐变得充实,
    舰长心里已有了几分猜测,八成是现实世界,犹大的誓约跟随卡莲多年,也渐渐
    附着了部分卡莲的意识,此番随着旧主的催动,这部分意识回到了卡莲的灵魂碎
    片上,补充着修女的灵魂。
      被舰长捏着臀峰,卡莲微微抿了抿嘴,没有反抗,反而微微扭了扭腰,将臀
    部凑到舰长的手上,好方便男人的把玩。之前与舰长交合,本没有思考能力的灵
    魂碎片自行得出了「让眼前的男人舒服是好事」这一结论,这便成了新生卡莲灵
    魂的思考准则。
      卡莲的身影越发充实,一尊金色的十字架隐隐成型。律者被死死绑在十字架
    上,宛若野兽的低吼从嘴角漏出,但被锁链完整锁住的脸却再也无法说出完整的
    话。随着金色锁链将律者完全淹没,一个小小的正方体盒子最终成型,黑色的记
    忆空间也渐渐散去。
      眼前已经不再是静夜的东瀛庭院,古朴荒凉的神社内,完全变了样的八重樱
    将舰长平摊着放在柔软的榻榻米上,温顺的拨弄着男人的头发,一旁的芽衣焦急
    的看着昏迷不醒的舰长。盒中恶魔再次被封印,陷入无数次轮回的圣痕空间终于
    恢复了本来的相貌,等到芽衣醒来时,已经是在八重神社的内室了。
      趴在功德箱上的猫恢复了本来的相貌,娇小的白发修女正是自己此行的目标
    德莉莎。芽衣正想叫醒学园长,一个眨眼间,德莉莎便被八重樱送离了圣痕空间。
    芽衣回头看去,樱色长发的巫女早已不是当初见到的模样。
      一对细长的狐耳长在头顶,极短的无袖小衣露出巫女鼓涨的侧乳,腰间连绳
    旁,诡异的狐脸面具平添了半分妖异。下身短裙堪堪遮住隐私部位,却露出粉白
    的内裤,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纯白的大腿袜,两条振袖宛若展翅的鹤,乖巧的包
    裹着舰长的身体。
      「舰长他?」芽衣犹豫了片刻,开口问八重樱。她并不理解怎么自己睡了一
    觉起来,巫女就变了这副模样,更令人疑惑的是,抱着舰长的八重樱神色温顺乖
    巧,寻常的恋人都没有这般亲昵。
      「阁下称呼他为舰长吗?」八重樱点了点头「主人………舰长他封印了恶魔,
    马上就要醒来了。在下已先行将德莉莎的意识送了回去,待到舰长归来,在下会
    将自己的力量悉数交付于舰长,阁下再也不必担心德莉莎会被在下所连累了。」
      「那岂不是要连累舰长?」芽衣暗自腹诽道,但尚未多想。只觉得眼前突然
    一亮,身着修女服的绝美女子便凭空出现在眼前,芽衣张了张嘴,话未说出口,
    舰长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现实世界。
      「布洛尼亚……布洛尼亚你帮帮我!」琪亚娜用着哭腔求助着身边的少女。
      得知舰长的能力副作用,琪亚娜险些要掀翻整间寝室。待到少女冷静下来,
    她和布洛尼亚一合计,得出了结论,舰长之所以之前不愿帮助自己的理由大概就
    是不想自己的秘密曝光。
      然而律者附体的行为令两女误会,以为是舰长体内崩坏能暴走,倘若天命战
    舰指挥官真的转化为了崩坏兽,这份责任她们没人能承担得起。故而两人商量半
    晌,琪亚娜终究还是下定决心,帮舰长发泄体内过量的崩坏能。反正舰长此刻没
    有意识,只要布洛尼亚不说出去,就当万事没有发生过。
      性交是绝对不能触犯的底线,不过除了交合,让男人发射的手段也不少。琪
    亚娜脱下舰长的裤子,用手笨拙的撸着男人的下体,不多时,身体本能的反映便
    使得舰长一柱擎天。这几日忙于政务,未曾好好洗漱的男人下身腥臭扑鼻,琪亚
    娜几乎被熏晕过去,连忙向布洛尼亚求助。
      「笨蛋琪亚娜……」自小从事佣兵工作的少女持有色诱男人的经验,布洛尼
    亚脸上虽然浮起一丝红晕,却并未慌乱,她搭住琪亚娜的手,一边帮她撸动男人
    的肉棒,一边引导着:「张开嘴,把它含进去……注意不要用牙齿,用舌尖。先
    围着冠状沟……」
      看到琪亚娜一脸茫然,布洛尼亚知道她人体结构必然没认真学。轻轻叹了口
    气,少女俯下身子,张开嘴,和琪亚娜一起舔上了舰长的肉棒,嘴里吐字不清
      「笨蛋琪亚娜,跟我学……」
      那是未曾有人能料想的荒唐场景,被犹大死死绑住的男子身下,两位妙龄少
    女满脸通红的服侍着男人的下身。在两人都未曾意识到的时候,侵蚀律者附体舰
    长所散发的崩坏能隐隐影响了思考,舰长在进行圣痕交互前需要发泄念头被扩大
    了无数倍,无论是出于绑架的内疚,还是担心舰长化为崩坏兽的恐惧,种种微妙
    的情绪影响下,琪亚娜和布洛尼亚做出了没有人能理解的怪异举动。
      然而,更为出人意料的是,侵蚀律者对舰长身体的改造,致使男人的精液也
    带上了部分侵蚀能力。当第二律者在琪亚娜的身上觉醒时,她绝对想不到,就是
    这次口交埋下的伏笔,导致空之律者成为了男人的胯下之臣……
      现实世界内的一切舰长无从得知,不过圣痕空间内,舰长的处境甚至比现实
    还要来得舒服。胯下,八重樱和卡莲一左一右,温顺的舔弄着男人的卵袋,中间,
    芽衣面色潮红的将舰长的阴茎含入口中,卖力吮吸着。
      在得知卡莲只是灵魂碎片的八重樱冷静下来后,舰长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将
    卡莲的灵魂留在八重樱的圣痕空间内,巫女将自己的力量献给舰长,舰长则通过
    自己的能力逐渐刺激唤醒卡莲的意识。如此一来,巫女修女可以在圣痕空间内厮
    守,舰长也得到了他所需要的力量。
      卡莲没有意识任凭舰长使唤,八重樱被侵蚀律者打上了印记,自然也服从于
    舰长,如今能和卡莲相见已是意外之喜,更没有反对的必要。
      「待到八重樱完全服从于我,这两人还不是任我索求?现在先给你一点甜头。」
      不知侵蚀律者已经替自己控制了八重樱的舰长还暗自谋划着八重樱的服从计
    划,身下三女的服侍将男人拉回到交欢中。三倍的快感纵使是舰长也无法忍耐,
    初时男人还在思考计划,待到来了感觉,舰长便再无余裕。
      一只手粗暴的揉捏着八重樱敏感的狐耳,另一只手摘掉卡莲的头巾,抚摸着
    修女的银发,舰长的呼吸逐渐粗重。阴茎涨大了几分,芽衣心中有数,灵巧的香
    舌卖力挑逗着舰长的龟头,马眼中渗出的前列腺液被少女吸走,舰长只觉得服侍
    着睾丸的两条香舌愈发熟练,储存的精液不受控制,随着一生低吼,舰长将肉棒
    从芽衣口中拔出,大股浓精射到了胯下三女的脸上。
      「主人……舒服吗?」卡莲伸出手指,勾起了脸上的精液,神色恍惚的询问
    舰长的感受。八重樱看着自己的恋人被染上了舰长的颜色,隐隐产生了一丝嫉妒。
      她抱着卡莲,伸出舌头,舔舐着卡莲脸上的精液,然后将手探到卡莲的胸部
    和密处,效仿舰长挑逗自己的手法,温柔的抚摸着。
      「我的……卡莲……。」
      卡莲闻着八重樱脸上舰长的精液,神情愈发迷醉,舰长的味道是她意识逐渐
    苏醒后感受到的第一种气味,内心自然将其视为最爱。伸出舌头,效仿八重樱的
    行为,卡莲也舔舐着巫女身上的精液。
      舰长也不在意两女的淫戏,日后有的是时间调教这两位。此时男人的目标,
    是离开圣痕空间后不知道还能不能搞上手的芽衣。将少女摆成跪爬状,舰长挺起
    肉棒,熟练的插进芽衣早已春情泛滥的小穴内。
      「啊………呀!」
      睡前和自己缠绵了半夜的肉棒再次侵入身体内,芽衣舒服的打了个颤。卡莲
    和八重樱互相慰藉早已引起了芽衣的情欲,她内心似乎想到了琪亚娜,但仅仅是
    一闪而过,舰长的肉棒插进身体后,少女的意识就完全被这根粗大的阴茎所占据。
      「慢………慢点………啊啊,轻点……不要!」
      高高撅着屁股,芽衣卖力迎合着舰长的抽插。蜜穴内春水泛滥,每一次的进
    出都带出大股爱液,神圣的神社内,少女被身后的男人大力侵犯着,淫靡的气味
    充斥了整个房间。紧缠住舰长的肉棒,芽衣的呻吟声愈发娇媚,肥美的翘臀随着
    舰长的撞击一次次变了形状,又一次次返回原样,胸前两只奶子无规则的划动出
    淫靡的弧线,汗水和爱液渐渐汇成小水池,坚硬的乳头无疑证明了芽衣此刻已然
    兴奋到了极致。
      「要去了……要去了啊!芽衣,芽衣要被舰长干死了!」
      随着高亢的呻吟,芽衣整个人身体一僵,随后瘫倒在地,本就紧致的阴道剧
    烈收缩,大量阴精从花心喷涌而出,冲刷着舰长的龟头。舰长也不再忍耐,牙关
    一松,大量白浊的精液灌满了芽衣的子宫。
      平复下心情,舰长向八重樱卡莲那里看去。巫女早已解开了修女的衣襟,压
    在卡莲的身上。两对形状完美的坚挺胸部淫荡的顶在一起,坚硬的乳头互相摩擦
    着,酥软的乳肉被两人的体重压成饼状。八重樱撬开了卡莲的牙关,两女的香舌
    纠缠在一起,彼此交换着津液。下身两只白虎春水泛滥的粉嫩阴部严丝合缝的贴
    合着,随着阴蒂乳头的摩擦,两女妩媚的娇喘声不绝于耳。
      起身压在了八重樱身上,舰长一只手伸进两女摩擦的胸部中间,两指揉捏着
    二人敏感的乳头,另一只手探进胯下,拨开严丝合缝的阴部,然后将再次矗立的
    肉棒挤进了两对阴唇中间,缓缓摩擦着。
      被舰长这番对待,八重樱和卡莲爽的几乎升上了天。敏感的阴蒂被渴求的肉
    棒摩擦着,女人所无法带来的快感折磨着两女本就已经濒临绝顶的神经。两女同
    时看向舰长,脸上满满的都是期待的春意:
      「请舰长,享用樱和卡莲的身体!」
      「主人,卡莲,想要……」
      大力抽送着肉棒,巫女修女严丝合缝的阴部被舰长强行挤开,宛若蜜穴的紧
    致令男人无比受用。被女伴和舰长的双重刺激,卡莲和八重樱都感觉仿佛要发疯
    一般。巫女撅起臀部,修女挺起腰,二女不自觉的将性器迎合着舰长的动作。舰
    长腰一沉,原本在两个阴部之间的肉棒便毫无阻碍的插进了卡莲的蜜穴内。卡莲
    「呀「的一声,俏脸通红,阴部外的摩擦和直接侵入身体的炽热又是另一番体验,
    修女只觉得舰长几十下强硬的冲撞好似要带走自己的灵魂一般,本就难耐的娇躯
    几乎陷入了高潮。
      然而抽插了几十下,舰长旋即腰一挺,原本在卡莲蜜穴内的肉棒便滑进了八
    重樱同样泥泞的小穴内。在高潮来临前被生生中止的卡莲难受得几乎落泪,然而
    八重樱却爽到不能自已。恋人和主人的双重刺激几乎一步就让巫女攀上了巅峰,
    但抵不住舰长如法炮制,每次在即将高潮前,舰长便让肉棒插进另一个女人体内。
      如此反复数次,在饱饱体验完两女的蜜穴后,舰长终于停止了戏弄,在八重
    樱的体内死死抵住花蕊,精关一松,精液便浇灌进了巫女神圣的子宫。
      被舰长灼热的精液一烫,反复数次累计的快感终于释放,八重樱眼前白茫茫
    的一片,思绪早已飞上了天。现实世界内,德莉莎背后象征着八重樱的圣痕消失,
    随后出现在了舰长的身上。
      兀自射精的肉棒未曾停歇,舰长拔出肉棒,又抵在了卡莲的蜜穴内,一挺腰,
    残存的精液便射进了修女的花蕊中,接受了侍奉的主人的精液,卡莲身子宛若触
    电一般颤抖,期待已久的高潮终于来临。
      拔出肉棒,八重樱和卡莲剧烈高潮后的蜜穴兀自一开一合,好像还在期待着
    舰长的临幸。舰长满意的长出一口气,就在方才,自己终于完全掌握了这个圣痕
    空间。
      「任务…。圆满结束?」
      被阳精浇灌过后的三女散发出无与伦比的美艳气质,舰长几乎忍不住要提枪
    上马再来一轮。不过他毕竟是此中老手,并不曾因为性交就迷失自我。抱起芽衣,
    舰长最后看了一眼并排躺在一起,神色满满都是高潮余韵后幸福的八重樱卡莲,
    随即意识一沉,离开了圣痕空间。
      「总之,日后有的是时间调教他们两个………嗯?」
      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琪亚娜愤懑的表情,浑身仿佛散架一般的疼痛令男人
    不由得一滞。
      「怎么了?」
      「……没什么。」
      琪亚娜撇了撇嘴,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芽衣幽幽的醒
    来,琪亚娜看到芽衣睁眼,随即一脸开心的抱了上去。
      「芽衣,你终于醒了!」
      芽衣有些发愣,直到琪亚娜抱着自己,她尴尬的笑了笑:「我醒了,琪亚娜。
      我们的行动很成功,学园长应该也快醒了。」随后瞥了一眼舰长,脸色微微
    发红。
      「………啧,天都快亮了」舰长看了看窗外,心里暗自苦恼「姬子那里恐怕
    我有的忙了,这么长时间,她肯定又有一堆工作没做,等着我去收拾烂摊子。」
      「舰……舰长,芽衣说过,只要你进入圣痕空间,无论成功与否,芽衣都会
    帮你一起处理工作……」芽衣看着舰长苦恼的神色,犹豫再三,随后像是下定决
    心一般,弱弱开口道。本已打算离开圣痕空间后就不再和舰长扯上关系,但被侵
    蚀律者影响的神智终究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芽衣话说出口,便已经后悔,然而却
    是收不回来了。
      「好的,麻烦你了」舰长有些迷惑,他看着芽衣,思考片刻,明白了几分,
    随后赶忙答应下来。
      「看来,还有些必要的事,要去做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