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医学院遇见的最灵异事件

    发布时间:2019-09-18 00:01:00   


    那具女尸忽然睁开了眼睛!

    昨天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我身边。笑幽幽的看着我,我毛骨悚然。想喊却喊不出来,想抓住什么东西,双手却绵软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拿着解剖刀在我的身体上轻轻地划过……忽然儿子一声哭声吓着了她.“你已经有儿子了?”她叹了口气问道。我说:“是啊……已经2岁了”“那你好好带你的儿子长大吧,我不会回来找你了……”说完转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留下了一声低低的哭泣声!我惊起一身冷汗,呆呆的坐在床上。我知道数年前的她又回来找我了……如果没有儿子,她是不是会带走我的灵魂,我不得而知……我呆呆的看着黑暗的墙壁,想起了数年前的往事!


    故事还要从我大二时候说起,我们医学院的学生必须要上的解剖课。这种课对每一个才入大学的孩子来说真的是永生难忘的记忆。第一次如此近的面对着一个尸体,那种眼球的冲击力足以让你胃子翻江蹈海!以后数天内,你永远也不会也不想听到任何跟肉有关的词语,更不敢不想去吃什么爆炒肥肠之类的荤菜!


    其实我也很讨厌死人,也怕见到死人,更怕去用手去触摸死人!也许是对逝者的尊敬,那更是一种恐惧,深不可测的恐惧,像是有无数钢针从你脑袋顶上恶狠狠地扎入,穿过你的心脏,直插入你脚底心!但是我想,我是一个医学院的学生,又是一个大男孩,应该对这些尸体不敏感。我们一组8个学生,分到的是一具女尸,一名年轻的女尸!其他组上的都是年老病死的黑黑的尸体!而只有我们这一组是一名皮肤白皙的女尸,甚至她的皮肤还有很好的弹性!让人不自觉地想去抚摸一下她!这样的尸体,在任何一个医学院来说,都是少见。谁也不愿意自己死后会被人窥视被人分解,甚至是被千刀万剐,更何况是这样年轻女尸,真的是很少见!女尸静静的躺在解剖床上,上面盖了一层油布!


    上课之前,老师照例更我们讲了一下解剖的重要性和必要的注意事项,千万不要亵渎逝者的灵魂!解剖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我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盖在女尸身上的油布,所有的同学都一声惊呼………好漂亮的一具女尸,大概只有20岁左右,据说是一个学生!为什么死又为什么做了标本,我不得而知,也许永远是一个迷!她压根就不像是一具尸体,而是像一个睡美人!一个等待着王子到来睡美人……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女人,有一个大大的眼眶,你可以想象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现在她闭着眼睛,安静的像婴儿般熟睡……


    “开始吧……”解剖老师低沉的说道


    顿时教室安静了下来,我照例拿了一块白油布,盖住了她的脸。我不想再解剖得时候看见她惨白的脸色!我拿着解剖刀,却迟迟不敢下手,好像刀下面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而不是一具尸体!她的皮肤还是那么柔软,还是那么的有弹性。心中不禁涌出这样的一个念头,只是一刹那间存在:要是她是我的女朋友该有多好啊…也许……但是很快我就觉得很可笑,毕竟手底下的是一具女尸……
    同一组的同学看着我,都在纳闷我为什么没有切下去。但是谁知道我内心的那些想法?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终于把解剖刀按了下去,没有一丝阻力,就好像拉开一件拉链衣服一样,只有轻微的刺啦刺啦的声音!切开的皮肤和黄色的脂肪由于皮肤的弹力,而向两边自动的翻开。露出了鲜红的肌肉。还有她的两个结实浑圆的乳房,以及下体黑黑的体毛……直接的刺激的我们这些没有见过女人的男孩。打开了她的胸腔和腹腔,内脏完美的展现在每一个人的眼前,到了这一步,已经忘记了解剖台上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只有那些器官那些血管深深地映在脑子里面,对我们以后的学习产生永恒的记忆…
    各个器官被一个个的取出来,摆在盘子里。解剖老师详细的向我们介绍各个器官的位置和功能,那具女尸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忽然,严密的教室不知道从哪里吹来一阵风,把盖在女尸脸上的油布吹的掉了下来!“看……女尸的眼睛睁开了……”不知道是哪个人惊恐的喊了一句!“啊……”胆小的女生有的已经吓的哭了出来,我也忍不住一惊。女尸的脸上表情很痛苦…一双大大眼睛幽幽的看着我!顿时我的解剖刀“当……”得一声掉在了搪瓷盘里。四周鸦雀无声!每个同学的脸上都挂着恐惧的表情,几乎所有的人都想奔出这间教室!白色的日光灯强烈的照在解剖台上,反射的光让人眩晕!解剖老师严肃的说了一声:“除了小陶,所有的人都下课……”我不知道为什么要留下我……也许注定这就是一个悲剧的开始!


    我战战兢兢的站在女尸旁边,我用手狠狠地掐掐我自己,这不是在做梦!真的……她真的睁着大眼睛看着我,神态不在是那么的幽幽,神态多了一份无奈,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空空的看着天花板,在她的眼角我仿佛看见了一滴眼泪!

    只见解剖老师又把解剖出来的内脏放回了女尸的腹腔里面,匆匆的把女尸的腹腔又缝合了起来,扔下了持针器,把女尸的双眼合上“你认错人了……”盖上了油布。直了起腰,我们两相互的对视着,我疑惑的看着解剖老师,希望从他的脸上可以看见答案。“这个女人,怨气太强……回去穿几天红内衣,要是有时间,到操场的角落里面去给人家烧点纸”我更糊涂了!为什么是我?但是我没敢问,匆匆离开了那间恐怖的教室!
    kkbokk.CoM

    之后的日子,我一直穿着红色内衣和外衣,但是女尸的眼神和痛苦表情一直在我脑海里翻腾。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那个眼神和表情一直像个幽灵一样在我梦里久久不能散去!数周之后,解剖老师告诉我,那个女尸已经火化了,骨灰已经给她父母带回了南方的老家。我立即买了很多冥币到操场的角落烧给她,一边念叨:“你真的认错人了,希望你一路走好……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托梦给我”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坏人,也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更是一个好奇的人

    一个学期过去了,生活总是三点一线重复的过着。我慢慢的忘掉了那个女尸。视乎这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年轻人总是很容易忘记自己的诺言。

    大三的暑假前,我认识了一个女朋友。我们的初识是一个很有戏剧性的场景,那是一个初夏的黄昏,我正在足球场上挥汗如雨。一场不期而遇的暴雨瞬间倾泻在了球场,我无处躲藏。忽然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撑着伞从操场边经过,不管了,我立马冲了过去,躲在她雨伞下面。她回头看着我狼狈样子,一双大眼睛充满着疑惑……继而妩媚一笑!我瞬时呆了,时曾相识的大眼睛吸引了我,我知道我的爱情降临了!

    “为什么你躲我雨伞里面?”她柔柔的问我
    “对不起……雨太大了,我没有看见其他人经过”我怯怯的回答,在美女面前总是那么胆小。
    “我哪里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她笑着说。我晕,这个小丫头也太自恋了吧。我至于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故意钻进她的雨伞下么?我长叹一口气说道:“我是这个学校针灸系的,你送我回宿舍!我请你吃饭,怎么样?”“送一趟就有饭吃啊?呵呵,你也太客气了,走吧……”
    那个黄昏之后,我经常在学校的路上遇见她,也没有问她是那个系那个年纪,更没有机会请她吃饭。又过了些平淡的日子,在学校水房门口,又再次遇见了她。我朝着她咧嘴一笑,“嘿!……你的饭我还没有请你呢?”“呵呵……你还记得啊?不错…我也等的快饿死了”“呵呵……”我们相视一笑!“那么今天晚上,梅花餐厅。我等你……我现在打你电话,回头发消息给你”“好啊……晚上见”
    从这个晚上之后,我们就熟悉了,慢慢就像是一对恋人一样相处在一起。
    有一天,她忽然问我:“你是不是已经上过解剖课了?”
    我笑着回答:“是啊……早上过了。还有好多稀奇的事情呢!”我以为这样可以勾起她的好奇心,可以让我吹会老牛。
    “你说,你解剖尸体的时候,尸体的灵魂是不是会有感觉?”
    “怎么可能,尸体是死的,死人是没有感觉的”我低头偷偷地笑着,这个傻丫头!
    “那为什么尸体的眼睛会睁开呢?”我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我仿佛看见了那双幽幽的大眼睛,空空的盯着天花板的表情!熟悉的大眼睛……我的心立刻感到了一丝寒意。浑身鸡皮疙瘩直起,我没有和她说过解剖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啊?也许是校园里传开了?我心里头想到
    “那是我们活着的人这样想的,其实死人的灵魂是有感觉的!”
    “别瞎想了”我盯着她的眼睛说着,想不从她的眼睛里面找出那种时曾相识的感觉,一样的幽幽的眼神。好熟悉!

    后来我们不止一次的争论这个问题,每一次!我都会被深深地勾起某些东西。又让我想起了那具女尸


    我决定仔细的打听一下她的资料,那个系那一届的!我问她的时候,她笑着回我:“你要知道那么多干什么啊?”我更加好奇,更加想知道她的底细!但是当我问遍周围所有的人包括学生处的老师,都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大家一致认为,她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娇小的她瞬间变的好神秘,不是我们学校的,怎么会知道解剖教室发生的事情?我又想起了她幽幽的眼神,我的后背升起了一丝凉意,只感觉手脚冰凉,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我决定离开她,虽然这是我在大学认识的第一个女朋友,她是如此的娇小可爱和美丽!但是我还是决定离开她,因为我觉得我好像在一个悬崖边上跳舞,地下是迷雾重重地深渊!刚好学校里放暑假,我把手机关掉,回了老家……


    一个暑假很快就过去了,她的身影也在我的脑海里渐渐淡漠。只是偶尔想起心里还是一阵阵的酸痛!我提前一个星期回了学校,希望能再次遇见她,好让我当面仔细的问问她!空荡荡的校园里面,没有了往日喧闹,变的那么的安详。我一个人住在宿舍里面,看看书听听歌,等着同学陆续的返校。安静的宿舍只能听见风刮过的声音。


    又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随手从床头柜上抽出了一本书来看。“靠,解剖书……”我低低的骂了一句。看着窗外夜已很深,风雨没有停歇的迹象。我决定就这样开着灯睡觉,迷迷糊糊中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从走廊尽头传来了清晰的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哆……哆……哆……哆……越走越近。“谁这么晚还没有睡觉,怎么男生宿舍时不允许女生进来的?怎么又女生进来?难道是宿管大爷放松了阶级斗争的警惕?”我糊里糊涂的想着!咚…咚…咚……我没有听错,是在敲我的门!谁会这时候来?何况还是个女的!我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朦胧的打开宿舍的门


    “啊……………是你!”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不欢迎么?”她幽幽的说道。


    这时我才仔细的打量了她,还是那双大眼睛,只是脸色很惨白。一身白色的衣服已经被风雨打了个湿透!


    “快进来吧,进来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我侧身把她让进了宿舍,反手把门锁了起来。她安静的坐在床边,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她冻坏了,我把我的衬衣和浴巾递给了她,她起身进了浴室。我又躺在了床上,浴室中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也没有阻止我两个眼皮的战争。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一个温暖的躯体钻入了我的被窝,柔软而带着体香!我像是一堆被泼了汽油的篝火,熊熊的在燃烧,翻身把她压在了身子底下……(以下省略数百字)


    第二天清晨,我终于清醒过来,猛的坐了起来,发现她已经走了,来也在梦里,走也在梦里!书桌张留了一份早餐和一张纸条:对不起,我走了……我发疯似的打她的电话,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冰冷的你拨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我的眼泪遏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还没有来的及解释为什么?也没有来的及问为什么!一切都来的太突然,压根就不给你反应的时间。我看着床单上的斑斑血迹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找到她,一定要弄清楚她的一切!


    日子又归于平淡,我在没有了心情去说笑。我的心里只有她,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想什么。每天我都给她打电话,电话那头照例传来的是移动公司那种冰冷的声音!每天的早晚我都给她发消息,希望她能看到能够知道我的心!


    又是一年过去了,一个周日的晚上。我和同学们坐在电视机前面看球赛。中间跳台看了一段新闻!天津市最近破获了一起特大贩毒案,总共抓住案犯十几名,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性!不知道谁嚷了一句:“你们看哦……那个贩毒的头子多像陶痴哦”“我去的……像你个老爸还差不多!”我回嘴就骂道。忽然我的眼神定住了!我看见她了……真的是她!化成灰我也认识!那么熟悉的眼神,那么熟悉的脸色,有那么娇小的身躯!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冲到了办理这个案件的南开区刑警大队,办案的民警听完我的叙述之后,向我说了她的情况。原来她的名字叫丁香,她还有个姐姐叫丁娟!也就是这个贩毒头子的女朋友。他们用毒品控制了丁娟,要她带毒品。否则就打她停她的毒品,后来在一次体内藏毒破裂后就死了!我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年轻的女尸,也许被福尔马林泡过了,面貌又所改变,但是的确是有点像的!难道我用解剖刀切开皮肤的时候,她以为我是在取她体内的毒品么?而和我认识的这个女孩叫丁香,为了要给她姐姐报仇,通过自己吸毒然后认识了贩毒的人,提供给警察线索,然后才很顺利的打掉了这个贩毒团伙!我忽然想到了她惨白的面容,我的心里隐隐的在作痛,为什么这个需要一个柔弱的女孩子站出来伸张正义!因为丁香有立功表现,所以免于起诉,送回原籍去了……我问办案的刑警要了她原籍地址。伤心的离开了

    大三学期一结束,我就迫不及待买了去她原籍的火车票!我脑袋里一直期待和她见面的场景。十几个小时的路程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我终于站在了安徽乡下的一个小农村里面!我向周围的老农打听她家的地址,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这个异乡人!她家已经人去楼空了,只有一座新坟在她家的后山上!墓碑上写着丁娟的名字!我又起了那个躺在解剖台上的女尸,如今她终于安详的躺在了这片她熟悉的土地上!我向村上的人问她家其他人的去向。又让我听到了一个我迷惑不解的话语。“这户人家唯一的女儿叫丁娟,前几年死了之后就在也没有回来过……”“那丁香是哪一个?”所有的人都迷惑的看着我摇摇头……我也迷惑了!那个打伞送我回宿舍的女孩究竟是人是鬼?

    我静静的站在她坟头,烧了很多纸给她,向她鞠了三个躬。希望她在天国里面安详的生活!那里没有毒品,那里没有解剖课。这时候远处又传来了一首熟悉的歌曲:“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丁香……你在哪里……”空空的山谷里面只有我无助的呐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